会员名称: 密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会员中心  |  随便踩踩

赵卫纪念张仃老师——1984年北京地铁西直门站壁画创作回忆小记

时间:2012-07-26 14:13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京郊怀柔,云蒙山的盘山路上,一位老人在山道边对景写生。
  老人只穿了件跨栏背心,白色的,和他那银色的头发、胡须一样显眼。六月的阳光已经很毒,看得见汗珠在老人脸上和脊背上流淌。老人戴了顶窄边帽子遮阳,一双充满智慧的眼睛透过花镜在压得很低的帽檐儿下闪着光辉。
  老人坐着自己准备的马扎,把周围的山石树木用焦墨直接勾勒在方正的宣纸上。这是他再熟悉不过的北京郊区。“文革”后期,他就是在京郊房山开始他的山水画新一轮冲刺。可惜,这次冲刺是在众人皆知的对老人不公正的背景下开始的。
  这世界老人经历的太多,贡献多,荣誉多,磨难也多。然而这世界赐给老人的最爱就是眼前的山山水水。历经风雨,一路颠簸,平反、离休之后,老人便全身心地投入到中国山水画创作中来,在焦墨山水领域铸造他快乐的天地王国。
  留在宣纸上沧桑的墨痕其实就是老人宽广的胸怀,描述着大自然一草一木的笔道其实就是老人一生的印迹。他黑白分明,坦荡豁达,让一众后生尊重敬仰。
  老人身边就围绕着一群尊重他的后生,那一天有:龙瑞、姜宝林、蒋正鸿、赵准旺、王镛、还有更年轻的陈平和我。
  老人对艺术的执着大家有目共睹。写生之后,开始集中创作,平日里他以身作则,不苟言辞,经常一个人很早起来独立创作。他发现问题绝不讲情面,大声批评,态度之严厉在二十五年后的今天我仍记忆犹新。不过,在和老人日夜共处的六十多天里,更多的是和蔼的前辈,公正的家长,是标准的慈祥老人。
  是的,六十个日夜,在北京地铁西直门站两幅巨大的——三米高、共计一百四十米长的手绘壁画,《燕山长城图》、《长江万里图》就在老人的带领下,一笔笔,一米米地完成了。最终,当我们一群当年尚还算年轻的人疲倦地画完最后一笔、一屁股围坐在打开平铺在楼前地面的壁画旁、再不愿起来时,看到老人自己一步步爬上三楼,搬一把椅子,走出并坐在突出的大平台上,他双手拄着拐杖,口衔心爱的烟斗,频频向我们微笑。
  老人者,吾师张仃。
  今天,敬爱的老人离我们而去,但他的音容笑貌、他的谆谆教诲、他的艺术精神我会永远铭记在心。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4)
10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客户投诉 | 版权说明 | 免责声明 | 隐私权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