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名称: 密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会员中心  |  随便踩踩

王晓银:画不尽的西域情

时间:2013-06-09 12:04来源:东方艺术网 作者:东方艺术网 点击:
法国诗人兰波一句充满美丽和生命活力的句子,让米兰昆德拉以同名的小说使得这句话尽人皆知。 这句话到了我们的语境里,却成了一种美丽的理想生活。 因为熟悉的地方没有风景,真正的生活是在别处! 所以我们都曾经有过奔走异乡浪迹天涯的情结,渴望从那方异域
  法国诗人兰波一句充满美丽和生命活力的句子,让米兰·昆德拉以同名的小说使得这句话尽人皆知。
  这句话到了我们的语境里,却成了一种美丽的理想生活。
  因为熟悉的地方没有风景,真正的生活是在别处!
  所以我们都曾经有过奔走异乡浪迹天涯的情结,渴望从那方异域的天空里发现更为清澈的蓝色和白得彻底的云朵、以及那飞掠而过的惊鸿和那份绿色的晶莹。此时,对远方风景的渴望和想象逐渐凝结成了内心深处的一缕缕乡愁。一幅画、一段文字、甚至一串歌谣,都有可能撩拨起那份情思的弥漫与扩散,直至将你团团包围——纠结着你的心脏、急促着你的呼吸,潮湿着你的眼角。你甚至有些贪婪的享受这样的纠结、这样的急促以及这样的潮湿。在那样一个时刻,你的灵魂完成了一次抵达异域之旅。,
  身虽未至,心可抵达;魂游于此,意同此情!冬雪夏阳、日暮晨昏、成队的羊群、茫茫的戈壁、形神各异的骆驼、夕阳晕染的黄昏、满怀心事的牧羊女、彪悍如风的裕固汉子……当我的视线落在这一幅幅散发着浓郁西域风情的画面上,那股浓烈的乡愁又一次自胸腔升腾起来,直至弥散到周身每一个神经和细胞,成为对那方异域情不自禁的相思,时时牵惹午夜梦回的惆怅和想象。
  年少轻狂的青春期叛逆,思维逆旅的成熟心飞跃,曾经做过多次西部戈壁之旅的计划和梦想,似乎只有在漫漫黄沙之下才能找到浪迹天涯的刻骨体验和乡愁消解。那种充满摇滚式激情和非现实想象已然随着年轮的增长逐渐成为退守现实的无奈。只是偶尔漫不经意的某个瞬间,会在一种触景伤情的状态下,陷入一种强烈的思念和惆怅,直至凝结成心底深处的一枚朱砂痣!
  甘肃画家王晓银先生充满西部风情和裕固民族关注情结的绘画作品,就那样瞬间击中了我的敏感。心底深处因岁月久远和记忆拉伸而浓缩的那枚殷红朱砂,逐渐晕染开来,成为一幅幅活生生的生活意象。心神凝集于此,只为完成一次魂游西域的心灵之旅!
  兴许是基于对家乡那份浓烈如酒的游子情结,王晓银先生的工笔系列,总是以暖色铺陈整个画面基调,那种明艳和绝对,总让人心生诸多诸多的不忍,不忍这些明艳如火的风景成为人类利益开发的焦点,不忍这份西域风情成为经济增长点的涉猎目标。那个时刻,人对自然界以及自然界的万物生灵总会心生敬畏——那奔跑的驼群、那静穆的羊群、那安静生长的骆驼草,以及那欢蹦的狗儿、甚至漠漠黄沙、甚至如烟落霞,使你忍不住双手合十抑或倚树而立,让这个瞬间成为记忆的永恒,抑或是一枚更加鲜活的朱砂痣!

 
  《红沙棘》中人和骆驼的安然静处以及那个望向画面之外的少女,都在向人们传达着一种和谐的意味。那目光纯净如水,连骆驼的神态都有一种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从容和镇定。这是不是裕固民族在同大自然互相依存的法则中锤炼而成的气质呢?!
  《戈壁旭日图》,红日映照,一红一白两个裕固少女似乎在交流着什么,而她们的两峰骆驼也似乎交头接耳,透着一种顽皮和天真。另一只骆驼则悠闲地在地上寻找着什么,小狗儿望向画外,看远方有没有更好的风景抑或是其他的异常。
  《沙棘红了的时候》则是三个裕固族妙龄少女或邂逅或搭伴,沙棘果红了,她们的爱情是不是也该红了呢,女孩的心事还是说给同伴更安全吧!
  《大漠吹来的风》中,风吹衣袍,人和狗的视线同向望着风来的方向,但他们的神态里却没有写满惊慌,兴许已经习惯了风卷黄沙的自然语言和形态了!
  《大漠追梦》中,梦就在一老一少两个裕固女子遥远的记忆和向往里!这样鲜明的意象,显然是作者有意为之,给观者以更为宽阔的纵横想象空间!
  英国著名文学批评家、意识流小说家弗吉尼亚·伍尔芙曾提倡文学创作者要具备雌雄同体的大脑,亦即一个人必须兼具男性思维和女性思维。柯勒律治亦曾说,伟大的心灵总是雌雄同体!
  艺术的至高境界是相互融通,绘画亦然如是!
  如果以性别来比喻的话,工笔更偏重于女性柔软情愫的抒发,而写意则更贴近于男性情怀的表达。
  晓银先生不仅仅局限于工笔对西域风情的描绘,他也通过写意水墨来表达自己对家乡的热爱,和对故土的那份滚烫情怀!
  《奔驼》中那些结伴奔跑的骆驼,散发着一股雄性之美,同时也从中折射出当地裕固汉子的粗犷豪放,尽管画面上没有男人,但那种气息却无处不在。驼群似乎也深谙了生活在别处的意识认同,于是向着一个又一个遥远的远方奔跑!
  《欢乐戈壁行》中四个裕固男人,虽然劳作一天,但脸上却毫无倦意,反而谈兴正浓。他们是谈论畜群的长势,还是要相约饮酒?这是属于男人之间的对话,外人只能有几分猜测而已。
  《草木一秋》中,落雪纷飞,一个手执羊鞭的老人,他的脸上尽管写满了年轮,但却安静祥和,没有透出沧桑的倦怠,那种安详是历经岁月风凋雨蚀之后的安静祥和!连羊群都似乎晕染着那种安详,静默中,自有一种镇定的气场!
  《阳光下》中那个裕固老大娘,皱纹纵横,在阳光下写着一个女性从天真少女过渡为母亲的沧桑。这里那个小孩子可能是老人的孙子吧。尽管这里面没有儿子的意象,但儿子的目光却无处不在,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目光,才能把母亲脸上的皱纹看得那样清晰。我想创作这幅作品的时候,王晓银先生心里可能会有很多关于母亲的回忆和画面为他提供创作的源动力!这依然是以男性视角来凸显其深沉内涵的作品!
  《秋歌》中弥漫着一股秋季丰收的味道,从一个高空视角来攫住画面,那树梢上的果实,那地上安静的驼群,以及场面的和谐,让整个环境弥漫着田园牧歌的风情和意味。
  其他像《裕固新娘》、《戈壁春醒》、《戈壁行》等虽然以女性为主体,但从里面少女的莞尔一笑里,从新娘含羞带怯的神态里,依然能感觉出画面之外那双男性视角注视的眼睛,将这些捕捉了去,使得这些画面有了立体空间和表达!
  裕固族,作为一个没有自己文字的少数民族,得到王晓银先生如此的重视,想必这个人口极少的民族精神内涵曾给了他太多太多的心灵震颤。一个人只有在同自己所刻画对象深度融合和胶着之后又跳出来,才能看得更加通透,表达得更加完整和酣畅淋漓!
  在晓银先生心里,兴许裕固族坚忍不拔的精神和醇厚善良的特质,就是是这个小小的民族得以繁衍不息并焕发新的生机的本质所在吧!
  夜深人静的时候,抑或某个心定的瞬间,很愿意将目光定格在那些画面上,以此完成一次灵魂的畅游!
  因为那里,也曾经是我年少时魂牵梦绕的乡愁一部分!
 
 
(责任编辑:卓艺梵程)
顶一下
(4)
80%
踩一下
(1)
2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