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名称: 密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会员中心  |  随便踩踩

悠然见南山

时间:2012-08-15 14:15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自古以来,花鸟画家偏爱“梅兰竹菊”等题材从事绘画创作,也形成文人花鸟画即成的种种套路,随着时代的演进,花鸟画家在视野上,观念上以及语言上也在发生着变化。看索铁生的花鸟画,有一种直接的感受,这种感受来自他用乡土田园朴实而恬静的绘画语言,一种在没有学院画派包袱下,找到了心灵之间物我交融的感受。
  索铁生的花鸟画,不是繁华馥丽,色彩艳敛的“温柔富贵之乡”,也不是“折得一枝香在手,人间应未有”的孤绝高邈和不染尘埃。他的画有着人间的温情与质朴。是用一个农家子弟的观察与对土地的之感情,以谦卑细腻的笔触,凡中见奇,细细绘出繁华喧扰的世界中甜美宁静的一隅。农家小院中常见的木梯、门板、窗户、老井……都是他大胆取舍、提炼的基本素材,田垅村头间的桐树、池塘、篱笆、白母鸡……也是他一往情深的最爱。透过他澄明、专注、定静凝视,还有他的慧心巧思,那些平凡的景物,仿佛都散发出了一种神彩和光辉。铁生画中那些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景物,那些熟悉亲切的感觉,不意间唤醒每一颗贴近乡土大地的赤子之心。
  创作生活,细从头说,铁生从一个对美敏感痴迷的少年,行过苦涩荫黯幽谷,蜕变成一个悦纳自我,享受生命的职业画家,其间的几多波折、心酸,不足为外人道。但无论身处何境,唯一不改其志的是他的绘画事业。铁生对艺术追求有种绝不服输、永不言倦的性格,好像一只充了气的皮球,困逆和压力好像是拍皮球的手,当环境愈困厄、压力愈强大的时候,他追求向上的力量也愈强劲,那只手里的皮球反弹的力量也越大,也许暂时会被那只手压服不动,但无常的世事一经改动,会立即活活泼泼的弹高成丈了。铁生是典型的北方汉子形象,豪气硬朗,寡言少语。也许正是这种外表粗犷沉静,内心纯静抒情的特质,使他选择了绘画之路,他独特的绘画语言成为他与世界沟通的桥梁,他将心中想说的、说不出来的,选择水墨作为主要创作媒材,因为“它”与“他”有着相契的个性,写意的奔放热烈,直抒胸臆,工笔的细细描摹,精微细腻,大概也等同于他性格中的豪放与细致,而他画中的花花草草、农舍田园,家禽池塘……每一次的出现都是一种心声,大概等同于呢喃,赞叹,呐喊,低语,狂歌……之类。我们可以从铁生的画进入他的心中。
  铁生对笔墨最早的启蒙来自于父亲,父亲是书法爱好者,铁生幼年承家教,自书法入手。数度的自我观照之后,铁生体悟到只有扬弃那些既有的传统水墨的制式,才能拓展和唤发出来水墨画新的生命空间。多年的自我摸索和自我学习,铁生用眼所见,心所感,以大自然的万千气象做他的老师,努力寻找着自我心灵与自然对话的方式,为花鸟画创作注入自己独特的审美旨趣。这个过程是痛苦的也是愉悦的。
  “生活即艺术,艺术即生活”,岁月的洗练,生活的体验,无一不是艺术的源泉,生命的意义,难能可贵的是“人间有爱”的原动力。解读铁生的画,细细品味,朴实亲切的画风中,读出“爱”这个元素,这是走过人生感恩岁月只后的沉淀出来的情愫,对乡土的炽爱,化作乡居的一屋、一瓦、一花、一叶。
                                   万红伟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客户投诉 | 版权说明 | 免责声明 | 隐私权保护 |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