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名称: 密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会员中心  |  随便踩踩

临池余墨——尤中会论书萃语

时间:2012-06-20 14:06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中国书法是构架的艺术、点线的艺术、性情的艺术、人格的艺术。是一门博大精深、玄妙莫测、古老而神奇的抽象艺术。余以为中国书法应分三类:一是写字,凡认识中国字的人都能达到;二是书法,指不仅会写字,而且字写得有法度;三是艺术,不仅写字讲法度,而且能把字艺术化,赋予字以生命活力、情趣和神韵,给观赏者以艺术感染力。学习中国书法的规律主要是向传统学习。向传统学习的主要途径是从学帖入手。如何学帖?我以为:学帖要选帖,选帖要析帖,析帖要临帖,临帖要背帖,背帖要入帖,入帖要出帖,出帖要创作。书法长河群星璀灿,流派纷呈,法帖如林,碑若群星,人之精力有限,时间紧迫,学书者不可四面出击,一概平推。也不能今习篆,明学隶,更不能朝颜暮赵。须专精一家,攻其一点,练就一门看家本事。在此基础上,博采众长,融为己有,自成面目。所谓专精一家就是选准某个流派的某一家。攻其一点就是要选这一家的某一本你最看好的帖,把主攻方向定在这个点上。然后认真研究,刻苦临习,持之以恒,食而化之,直到真正掌握。在攻其一点过程中,还应循序渐进,由简到繁。一般规律是从楷到行,再到草。这正是人们常说的,楷是立,行是走,草是跑。人学走路正是从立开始,进而会走,最后才能跑。如果从颜书入手,就先学颜楷,如《多宝塔》《东方朔画赞》《勤礼碑》《麻姑仙坛记》等。由于它们是颜真卿不同时期的作品,风格面貌有所不同。最好都写一写。在此基础上,再学颜之行书,如《争座位》。最后学颜草,如《祭侄文稿》,《刘仲使帖》。颜真卿的楷、行、草三种书体,是颜真卿书法总体风貌的三种表现形式,是一母三胎,有着内在的血缘关系。学起来易于得手。
  临帖的第一阶段要无我。有我就只是自己的意思,会按己意而书。无我则是古人的意思,会按帖意而书。按帖意而书才能与古人相通,学到古人之长处。当临帖有了相当基础之后,就要有我,逐步出帖,寻求个性,这便进入书法的创作阶段了。《兰亭序》为王羲之即兴而书,被誉为天下第一行书。后人学书,大都要临《兰亭》。有临十遍几十遍甚至上百遍的。对每个字的字形一丝不苟,甚至达到了形似。但同唐人原本对照,总觉得缺点什么。所以,尽管你有高超的技巧,尽管达到了形似,但由于临写者不具备王羲之当时的书写氛围和心态,也没有他那高深的学识和人格气质,所以书中嗅不到晋人的气息和韵味。这叫字形易仿,气韵难求,缺的就是那种晋人风韵。今人虽悉心而学,却难以超越,看来非要在字外功上下功夫才行。同学一家法帖,写出的字则神貌各异,这是人的个性不同、审美情趣不同的原因。如质朴内向可能出现平直无华,刚健直爽可能出现倔强不润,矜敛拘滞可能出现拘谨束缚,轻薄无礼可能有失规矩,温柔细微可能软弱无骨,急躁勇猛可能草率急促,狐疑不定可能板滞生涩,迟缓慎重可能迟钝蹒跚,轻薄琐碎可能零碎流俗等,然而正是这种个性偏向、爱好一端的习惯造就了书法家的个性书风。
  我们平日吃饭,有主食,还要有副食。主食虽为主要饭食,但如果没有副食搭配,会营养单一。习书临帖亦然,当你选择一本主攻法帖掌握之后,还要找主攻法帖以外其他帖的优点作为补充,不断从中吸取营养丰富自己。这叫淹贯尽有,博采众长。
  钟繇以入抱犊山十年写黑满山树石,指画字衣皆穿;张芝临池,池水尽黑;智永在山阴永兴寺楼阁三十春秋磨砚成臼;康里子山每天坐衙忙完公务不习一千字不进餐;唐太宗白天马上以简板作书,夜半则秉烛写《兰亭》;赵孟兆学书十年不下楼等。谈的都是古人发奋学书,刻苦临池的故事。这与赵孟兆批评的『奴隶小夫,乳臭之子,朝学执笔,暮已自夸其能,薄俗可鄙,可鄙!』形成了鲜明的对照。可见学好书法并非一朝一夕之事。不仅要勤奋刻苦,而且要持之以恒,正象古人所云:『捏破管,书破纸,方有工夫。』
  唐代孙过庭把书法的点划结构甚至章法同大自然中的生动物象相比拟。他从大自然中的奔雷坠石之雄奇,鸿飞兽散之情姿,鸾舞蛇惊之形态,断岸秃峰之气势等形象中,悟出了重则如崩云,轻则如蝉翼。其笔势导开如泉水之流注,顿下如山岳之安稳,纤细如天边升起之新月,错落如银河洒列之星辉。可见,书法的神妙形象和自然界千姿百态的物象是相通的。习书关键在于领悟,要从自然物象形态中抽出意象,得其境界。还要在古人法帖中悟出情趣和艺理,书法作品才有千姿百态之造型。因此,学习书法不仅要懂技巧,还要有智慧,做到心摩手追,双相畅达。只有这样,才能举笔不妄动,落笔有道理。中国书法技巧复杂,可以说是『法』的艺术,执笔有执笔之法,运笔有运笔之法,点划构成叫结体,书写挥运为笔法,布局安排称章法,浓淡干湿叫墨法。书法的法度,是我们的祖先和先贤们经过几千年的实践认真摸索总结出来的,是中华民族优秀文化宝库中的精粹。东汉蔡邕总结的《九势》,钟繇《笔法十二意》,东晋王羲之《笔势论十二章并序》,唐欧阳询《用笔论》,孙过庭《书谱》,清包世臣的《艺舟双楫》等,比较全面地论述了中国汉字书写的基本规律和法则。我们的先辈们都是依据这些法则『以指画字衣皆穿』,『临池学书水尽黑』,从而成为书法大家,给后人留下了灿烂的碑帖墨宝。书法后人在学书中是否遵循这些规律和法则,是关系到中国书法这门古老的传统艺术能否传承的大问题。因此,我们必须老老实实地继承,认认真真地探究,一点一滴地积累,以科学的态度去求新,让历史、后人去验证。
  用笔法也叫运笔法。是指笔毫落纸后,通过不同的动作,使笔毫产生不同形态,从而书写出不同形质的点划和线条来。这种令笔毫在起、行、止中有侧、正、翻、转的运动方法与规律就叫运笔法。用笔中的提、按、疾、涩、顿、挫、正、侧、翻、转是最基本的笔法。提与按,是交替进行的,是笔锋行进中的纵向运动。疾与涩,与一般意义的速、迟不同,疾为带迟之速,涩为带速之迟,是笔锋行进中与阻力抗争的横向运动。顿挫、则是笔锋行进中的驻笔与停顿。正则是笔毫与纸面垂直,侧则是笔毫与纸面倾斜,翻是侧笔乘锋就势的运动过程,转是笔毫在扭裹过程中的弧线运动过程。挥毫时,提按、疾迟、顿挫正侧、翻转的分寸微妙莫测,难以把握,这都是书法家所追求的微妙技巧。只有在实践中认真领悟,仔细感觉,才能有所体会。作书要积功夫于点划波撇之间。凡棱侧、起伏、顿驻、方圆、俯仰、三过折笔等都要力求精妙。若点划未工,率凑成字,即不是书。
  清人王澍在《论书剩语》中说过,『执笔欲死,运腕欲活。指欲死,腕欲活。』这是说执笔的指要死,执笔的腕要活。手指要执定,手腕要虚灵,才能做到腕灵笔活。执笔落锋的角度,决定着笔锋着纸的形态,笔锋落纸最大角度为九十度。笔锋与纸构成的角度越大,锋就愈正。锋正则锋尖在点划中心运行,锋会藏,锋藏则隐迹,线多圆劲。角度越小,锋就愈侧,锋尖则在点划之一侧运行,锋会露,露锋则显迹,线多灵气。笔法的变幻会使书法作品的线条千姿百态,一般地说:中锋易流畅;偏侧出峻健;圆劲存骨力;顿挫多险绝;迅疾见气势;徐缓见平和;轻重留黑白;捻裹藏筋肉;浓淡显墨色;燥湿生韵味;翻转增神采;抽切蕴生机。古人留下的书迹,类型很多,或文稿,或手札,或记事,或写经,或赠友,或题咏。《兰亭》、《祭侄》、《书谱》、《苕溪》等无一不是。他们是在自然、放松的情绪中,在恬静、安闲的心态下,为抒发某种心绪成文并书之。他们书写时,精力集中在书写的内容上,至于写出的文章书法艺术效果如何,并未考虑多少。更没有想到要把写出的文稿留给后人作书法范本,完全是凭着自己积累的书法功夫和技巧,为传递文字信息而自然发挥。字里行间充满着天真烂漫的情趣和无一雕饰的自然之美,这叫做无意乃佳。正是今天的书家们要追而不可及的奥妙和玄机所在。
  行草书中要做到点划与点划之间的映带成趣,气脉连贯,就要隔笔取势,空际运笔。隔笔取势就是从前一笔上取得本笔的笔势,笔划之间才能相互照应。空际运笔,即笔在空中盘绕。它能使纸上没有笔划的地方,即点划之间的空隙处留有笔意所在。而离开纸面大力回旋的空中动作,能达到字外出力,向背往来不可端倪的效果。王献之、怀素、王铎的『一笔书』即是范例。学古人草书得其体,不如得其法,得其法不如取其意,取其意,不如悟其神,悟其神,不如得其韵。草书贵在写简。构成汉字的点划属实笔,要写重,点划或字与字之间的牵丝连带属虚笔,要写轻,或舍去牵带处理为空中回纡而不落纸上的笔断而意连。把线条处理得干净利落,简而有序。过多的缠绕交叉可能会出现添足之笔,满纸的圈眼纽结会令人眼花缭乱,纷杂无章。写草书,一字之中,要抓住主笔划。一篇之中,应抓住骨干性的字组或几个居显要位置的单字。因为它们由主笔带动整字,主字牵动全篇的作用,所以称之为字眼,一定要把它写精彩。这并不是说,处于次要位置的笔划、单字或字组就可以写马虎,红花要绿叶来陪衬,才显鲜艳;月亮由众星拱捧,才更皎洁。处于绿叶,众星位置的笔划、单字和字组与主笔、主字及字组是一个有机整体,只不过它们是作为陪衬而被主笔、主字所淹没罢了。
  好的书法作品,其字不但要有骨力,还要加上遒劲与温润,才能骨肉得中。犹如一株寒梅,枝干劲健,才能凌风傲雪。花枝搭配,才能相互辉映。字如果骨力偏重,遒劲不足,则好比枯木架险处,巨石横路口,虽媚妍不足,然骨体却在其中。若温润为主,骨气处劣,则犹如芳林雕花,空有艳丽,而无所依凭。又似兰沼浮萍,徒有青翠,而无处托身。由此可见,偏工一方易就,尽善尽美难求。
  钟繇楷书蕴妙趣,张芝狂草融楷法。钟元常虽不善草书,楷书却写得使转纵横,妙趣横生。张伯英虽不善真书,可草书点划有规有矩,毫不马虎。所以,楷书能写活,草书不脱法,不是件容易事。这就看书家是否找到了楷、草本身的规律和它们之间的内在联系。楷书是以点划构成形体,以使转表露性情,草书是以使转构成形体,以点划表露性情。尽管书体不同,但互鉴互融,互贯互通。正象古人所言,『草不兼真,始于专谨;真不通草,殊非翰札』。草书不兼楷法,将丢掉法度,失于严密。楷书不通草法,将生硬死板,失去自然。写楷书点划缺功夫,虽字写不好,犹可书写成文。写草书不会使转,则失法丢形,不堪入目。欲作草,先精楷,这是因为精通楷法的人了解点划的构架,疏密的布局,落笔的正反,左右的粗细,笔划的顺序及笔划间的内在联系,且懂得由楷到草的笔意变化和由静到动的演进规律,写出来的草书才有根有据,有法有度。
  书为心画:应意在笔先,宜情随性,悠闲自如,迟速有度,节律分明,不可急躁;法为技巧:要提、按、顿、挫、切、转、抽、杀,左翻右转,捻裹振摄,八面出锋,不可单一;点为总竟:若高峰坠石,既扔得下,又稳得住,上下呼应,左右顾盼,姿态各异,不可犹豫;线为性情:须圆棱柔韧,气韵流畅,燥湿相间,疏密有序,节奏分明,千姿百态,不可平齐。『书法以用笔为上,而结字亦须工。盖结字因时相传,用笔千古不易。』这段话是赵孟兆的论书名言。习书之人应清楚,学习书法的关键是解决用笔问题。当然结字也要精到。但是结字是因时而转变,而  笔法则永远不变。我认为,学书理应将用笔之法放在头等位置,因为没有法的书,不是书法。
  楷书庄重,贵在顺畅自然,沉稳飘逸;
  草书飘逸,贵在庄重严谨,有法有度;
  大字宽绰,贵在结密险劲,雄浑气魄;
   小字结密,贵在宽绰疏朗,灵秀精绝。
  书法线条既要有骨,有筋,又要有肉,有血。肉包骨上,筋藏肉内,血浸其中。骨则支撑,筋则柔韧,肉则丰腴,血则润泽。这样的书法线条才浓纤得中,丰润柔韧,神清气畅,蕴情含趣,具有强烈的生命活力和艺术感染力。草书虽仪态万千,其妙莫测,但都不是随便写成的。就草书的局部字组或单字来说,也是率有多变,各有起应,但都受『义理』的约束。不懂得这一点,只以为草书龙飞凤舞,奇变无穷,殊不知草书更要受法则所绳。那些任意涂抹,无章无法,我行我素,还自以为得意者,只能说明他的幼稚和无知。
  《兰亭序》中『之』字频繁出现,其形态无一相同,然而笔法却又无一不同。王羲之作书结构灵动,字形多变。但仔细分析研究,其用笔法则又如出一辙,又没有什么不同的。这是因为他达到了孔子所说的『随心所欲,不逾矩』的境界。不懂得用笔的起落行收,不研究用笔的向背呼应,不领悟用笔的转向换心,不通晓用笔的乘锋就势,不科学地以肘、腕、指对笔控制力运,而让笔毫在失控状态下随意成形而失误错乱,反自以为新奇,不坠入魔道才怪哩!
  一行之字,依首字而定。首字已定,以下诸字则以首字为参照,依中轴线自上而下左右摆动,但左右摆动不可偏离过远,上下应注意贯气,但要有节奏变化。次行则以首行作参照,相互调剂。其余诸行均按此法,依次而行。在书写行进中,要遵循矛盾同一性的法则,有意制造矛盾,统一矛盾,即有大则小,有重则轻,有粗则细,有干则湿,有方则圆,有白则黑……依次而行,直到完款钤印。书之章法,无非局部变化,全篇和谐。行草书用墨要润燥相杂,以润取妍,以燥取险。古人写手卷,先是情,次是文,再是书。书随文而行,文由情而出。书写目的在于传达文字信息,抒发个人性情。颜真卿写祭侄文,以情而成,运笔迟速,燥润墨法,皆随情绪起伏自然而出。这是犹如江河奔涌的复杂思绪与拔萃超群的文化学养以及娴熟精到的运笔技巧高度的融合。不是单就技巧就可以学到的。
  中国书法的原始细胞是点。点的连续是线,线经不同手段技法去编织,又组合成为字。因此,点线是组成中国书法艺术的基本元素。线的变化形成了不同的书法风格。可以说,中国书法艺术又是线的艺术。线的质量决定着书法作品的优劣。在线的行进中,行笔要沉涩,使笔锋在克服与纸的摩擦阻力中向前推进,迟中见速,速中有迟。只迟不速,线无灵气,只速不迟,线条轻浮。王羲之所说的『每书欲十迟五急』即为此意。运笔过程中,要力求把力送到线的每个部位,令墨入纸,使线条有段可寻。这样的线才沉稳朴拙,苍茫浑厚,扎实耐看。书法作品中,满纸横竖撇捺,钩点抛弯,线条相互缠绕,纵横交织,看去杂乱无章,头绪难觅。其高手就在于能赋予这些线条以强烈的情感和生命力,且将这些线条有轻有重,有缓有急,有干有湿,有浓有淡,有仰有俯,有疏有密,既流畅贯气,又富有节奏韵律地巧妙而有机地编织组合,汇成一曲美丽动人的乐章。『悟』是学习书法的重要一环,古人往往从客观事物的某些现象,悟出书法的道理。如悟结构,悟笔法,悟气势,悟创新等。张旭见公主与担夫争道悟出书法中的避让,从公孙大娘舞西河剑器悟出草书线条的飞动飘逸。怀素观夏云奇峰悟出草书的黑白变化。雷简夫闻江河瀑涨之声,悟出草书的澎湃气势。文与可观蛇斗悟出线条的雄健扭绞和节奏变化。张怀欢观匠人执帚扫地,悟出飞白之书。黄山谷入峡观船夫荡桨悟出大伸大展的运笔之法。鲜于枢观泥泞路上拉车悟出涩笔之遒劲等,都说明宇宙事物各有内在之理。学书之人,心中有书之理,当书理与物理相通时,会引起顿悟,反过来又提高了书理。从而落笔超凡,书艺大进。
  真正的书法家终生追求的是继承传统,独立门风,卓有建树。其成功的因素是多方面的。如基本功、经历、气质、学养等。古人有『书如其人』的说法,说的是人的气质因素在书法中的重要地位。任何一位书法家的作品中,无不闪烁着自己的气质光彩。学习书法的过程,是逐步认识、修炼、尊重、发挥自己气质特长的过程。它关系到书法家成就的大小和成功与否。钟家骥先生说:『气质的含义是什么?如果就狭意的气质而言,它类似我们平常所说的「天性」、「禀性」、「性情」、「脾气」,它是先天铸就的一种特性,人皆有之,互不相同。先天气质经过后天的教化和影响便成为广意的气质。』这种气质组成显著而稳定的个性特征,而这种个性特征则往往与作品风格息息相关。一般来说,质朴敦厚的个性特征,作品会朴拙沉稳;刚强外向的个性特征,作品会棱侧张扬;浮躁不安的个性特征,作品则火爆燥气;恬淡脱俗的个性特征,作品会清淡简远;稳健内向的个性特征,作品会圆劲柔韧;灵动活泼的个性特征,作品会流动媚润。不同的个性特征会给书法艺术赋予强烈的个性色彩。在书法创作中不懂得运用、修炼、发挥个人气质特长,纵有高深的学识,熟练的技巧,也难成为书坛高手。
  古人云:『书为心画』、『书道妙在性情』。中国书法强调抒心意,写情趣,可以说是性情的艺术。每位书法家虽然都有自己相对稳定的书法风格,但他在不同心态下写出的书法线条会因喜怒哀乐的驱使而面貌各异,显露出各种意趣。恬淡闲静的心态,写出的线条会平和恬静;超凡脱俗的心态,写出的线条会简远萧疏;兴奋激动的心态,写出的线条会节奏跳跃;欢快愉悦的心态,写出的线条会流美圆润;愤怒火爆的心态,写出的线条会弩张燥气;悲愤不平的心态,写出的线条会苍茫跌宕;悲凉哀伤的心态,写出的线条会暗淡失神。因此,书法家创作时,不但要注意发挥个性气质的总体风格,还要有一个良好的氛围和心态。
  随着科技的发展进步,书法逐步脱离了它的实用性能,而成为专供人们欣赏品评的艺术品。作为艺术品,就有个创作问题。所谓书法创作就应该有立意、主题、内容、布局的整体构思,做到胸有成竹,然后,以一次性挥运来完成。
  中国书法的创作有一定的传统幅式,如中堂、斗方、条幅、对联、圆光、扇面、横披、手卷、册页、便笺等等。今天的书法创作,仍然离不开这些幅式。但随着社会和时代的发展、科学技术的进步以及生活节奏的变化,人们的观念也在更新,审美意识也在变化,欣赏习惯也自然受到影响。因而,书法家的创作也出现了新的现象。如为适应新的空间,传统的竖式卷轴逐渐由横式或方式的画框所代替;为追求大型展览的展厅效应,传统的中堂、对联和条幅,上下拉的更长,篇幅更大;为加强视觉效果,原来白色宣纸的单一色彩,逐渐由不同颜色、不同质地的材料所代替;为扩大作品的信息量,原来的单幅一内容逐渐向单幅多内容发展;为增大作品的艺术含量,原来单幅一书体的单构成逐渐发展为单幅多块的组合排列,几种书体的相互搭配,大小字形的强烈对比和虚实疏密的艺术处理形成新的复杂构成,有的甚至是字与画、文与诗、大字正文与小字长款的结合,还有的甚至是非文字线条与传统题款外加印章的组合与制作。当然,这些都还在探索之中,能否得到社会的认可,还有待历史来检验。
  书法之美,表现各异。有动态美,静态美,阳刚美,阴柔美,亦有思绪美,情趣美,自我美,人格美。书法家是通过书写渲泄、释放自己的感情和意趣,审美者则是站在自己的审美角度,依据静止的客观作品,进行己意的发挥和再创造,产生对作品新的理念和认识,然后审美评判,梳理选择。欣赏者与创作者,欣赏者与欣赏者由于阅历、学识、性格、气质、爱好的不同,对作品的理解评判,有时一致,有时不一致。同是一幅作品,欣赏者不同,其审美结果也会不同。因为,审美是是个人行为,是自由的,不必要制定一个人人必须遵循的原则。书法作品提供给观众的是静止的点划结构。欣赏者的任务是将这些静止的点线,通过自己的想象把它还原到作者挥运时的动态过程,并将这些动态与静止的书法作品相融合,便能从静止到运动的返回过程中更深层的理解作者挥运时的心理节奏变化,以及对点划线条所注入的情与趣,体验到情趣是如何通过书写转化为手下千变万化的线条形象的。应该说,这是对书法作品线条情趣欣赏的一个重要途径。
  对书法作品的优劣评判和欣赏,有时很难用准确的语言来表达。我们的祖先创造了拟人、拟物之法来欣赏书法作品。如:『龙跃天门,虎卧凤阙』,『万岁枯藤』,『高峰坠石』,『插花美女』,『纤纤乎如初月之出天崖,落落乎犹众星之列河汉』等等。由于这些比喻源于人们熟悉的自然万物之象,因而使人感到更亲切,更形象,更富有趣味性,更易于对作品美的理解。书法作品的点划结构所提供的只是自然界某一物象信息性的模糊感觉和大致方向,人们欣赏书法作品时,便随着这个大致方向想象延伸、并加以创造性的夸张美化。使静止的点划、线条、结构形象化,且赋予他们以生命活力。人们正是通过这种比拟达到个体审美的满足。
  法为基本功,法与学养的融合升华为艺术。唯博学广览,强其学养,冶尽千碑,藏纳万卷,融其性情,化入人格,才能天人合一。此时,始称书家而方感无愧。

  后记
  《尤中会书法集》经过一段时间的筹备,现在出版发行了。这本集子是中会先生在书法艺术道路上历经50多个春秋追求的记录和小结。不但凝聚着他的勤奋与才华,而且也蕴含着他的个性与人格。
  中会先生是一位书画兼容的艺术家。起初,我们试图编辑一本《尤中会书画精品集》,但中会先生未能允准,我们便依照他的意见编辑了这本书法集。在编辑过程中,我们发现,收入这本集子的仅是他的部分作品,而不少被国际友人及国际国内艺术馆、博物馆收藏的作品,由于难以搜集故未能编入,只能留作遗憾。但作者认为,集子中的作品已代表了他目前的艺术水平。我们还发现,中会先生在临池之余,不断总结、整理自己的创作体会。征得他的同意,我们将《临池余墨》刊于作品图版之后,以便读者在欣赏作品的同时,了解他对书法艺术探究的深度。
  在集子编辑过程中,蒙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张海先生为该集题写书名,著名画家、书画理论家鲁慕迅先生为本书作序,书法篆刻家雷志雄、书法家葛昌永为本书撰写评论文章,特此,表示诚挚的感谢!本书的出版发行得到了河南省漯河市委、市政府、河南省临颍县政协以及湖北书画院、湖北书画艺术研究院、黄鹤楼书画院、孔艺工作室、河南颍青化工有限公司、湖北昌友置业股份有限公司、中国金龙控股集团公司、九辉房地产开发公司、河南省漯河市金源工贸公司、河南省漯河市永华园林绿化有限公司、河南省兴科防腐防水工程有限公司、河南省临颍县成明装饰有限公司、漯河市大江工贸有限有公司、武汉金龙物流公司等单位的大力支持,在这里,一并致谢!
  由于我们编辑水平有限,编辑工作还存在不尽人意的地方,恳望书画同仁及广大读者指正。

                                2006年3月20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客户投诉 | 版权说明 | 免责声明 | 隐私权保护 | 技术支持